嚴業

【沐秦】良宵


●韩老师生贺

●太子沐x将军甜

●🚗🚗🚗 短车

●祝最温柔的韩老师生日快乐

正是严冬时节。

雪花纷纷扬扬地飘落下来,轻轻柔柔地铺下一片白色帐子。孩子们手里攥着糖葫芦,熙攘笑闹间踏过绒绒的雪帐,留下几行深深浅浅的小坑。

这是入冬来的头一场雪。

连续而轻快的马蹄声自远传来,带来一阵凛冽的寒风,扬起了沉落的白雪。

一片皎白矇眬间,隐约可见一匹高大健壮的骏马飞驰而来,从远处只见得鬃发纷飞,气宇轩昂。有一人驾于马上,看不清那人样貌,却见不知何物在飞雪的映衬下隐约闪着银光。

待离得近些,便有眼尖的人惊呼出声,马上那人单手握着缰绳,着一身银白甲胄,雄姿英发,赫然是骠骑大将军,秦枫。

人群霎时一片哗然,秦枫听得,只紧了紧怀中抱着的绒布团儿,一人一骑飞速掠过,直朝皇宫奔去。

“当真是秦将军......”一人直直的望着秦枫离开的方向,木楞的感叹道。

“那当然。”他旁侧一人也伸着脖子望,“将军每年今日都会回来给太子庆祝生辰,看这时辰,今年来的晚了些,现在应是赶着往皇宫去呢。”

与外面的寒冷凛冽不同,东宫内却是一片祥和热闹。娇俏艳丽的舞娘在殿中翩翩而起,温婉柔美的乐师们和着一首首极悦耳的曲子。韩承锦面上带着微笑望向殿中央,心里却想着那个迟到许久的人儿。

确实是如那人所说,秦枫今年本想到的早些,不成想路上却遇上了大雪,无奈只得在路过的破庙里停留了几个时辰,待风雪小些便快马加鞭地赶了过来,尽管如此,秦枫到时宴会也已快到结束的时辰。他跳下马背,把怀中的绒布往衣服里塞了塞,跟着前去通报的人进了宫中。

“秦枫!”甫一入门,秦枫便见一道身影向自己奔来。

“殿下!”秦枫连忙迎上前,弯下身子就要行礼。

“别!”韩承锦扶住秦枫,“宫里没外人。你未来,这宴会无趣得很,我早早把他们请回去了。”言罢,韩承锦拉起秦枫的手向殿内走去,秦枫也配合的屈起手指与他十指相握。

韩承锦不由笑起来,领着人直接进了自己的寝宫。秦枫见他看见自己如此高兴,心里便也雀跃起来,他乖乖随着韩承锦进了寝宫,嘴角忍不住浮现一抹笑来。

进了宫里,秦枫轻轻抽出被韩承锦紧握的左手,在他疑惑的表情里小心的伸进了自己的甲胄中,轻轻捧出来一个绒布团子。

“这是?”韩承锦略带好奇的看着他。

“给殿下的礼物,”秦枫神秘的笑笑,“殿下打开就知道了。”

闻言,韩承锦从秦枫手中接过绒布,轻轻打开了包的厚厚软软的团子。

一只通体灰色的小狼崽软乎乎的蜷在里面。

狼崽似是刚刚睡醒,迷迷糊糊地抬起小脑袋抖抖耳朵,一双碧绿色的狼眸还充斥着矇眬之意,见韩承锦面露惊讶的望着自己,便支起身子蹭了蹭韩承锦的胸膛。

“这...这狼崽是哪来的?”韩承锦惊讶于狼崽的温驯,伸手轻轻抚上小小软软的背。

“打仗的时候捡来的。”秦枫也伸手逗着小狼,那崽子同他亲昵得很,抱住秦枫纤长的指节就开始啃。“找到的时候就它一只,被埋在厚厚的叶子堆里,”秦枫冲着韩承锦比划,“估计母狼知道自己回不来,想了这么个法子来护它。”

“你打算养它?”

“听殿下的,”秦枫冲他眨眨眼笑起来,“不过名字已经起好了,叫叶子。”

韩承锦无奈的看着他:“既然起了名字,那自然是要养的。”他抬起手蹭蹭将军脸颊,“直说便好,当真调皮。”

秦枫没回话,他拽住抚上面颊的手,移到唇边轻吻一下,笑着凑近韩承锦:“殿下,许久不见...可有想我?”

韩承锦挑起那人的下巴轻轻摩挲,也笑弯了眉眼:“将军觉得呢?”他把狼崽放在一旁的桌案上,伸手环住秦枫的腰,一寸寸逼近。

秦枫被他逼得连连后退,直至背后抵住了墙面,他微微偏过头躲过韩承锦热烈的目光,突然有些羞赧起来。

“自,自是心中没底,才会问...唔...”韩承锦掰过秦枫微偏的脸颊,一个吻随之印在秦枫唇上。

(评论走起!)

【沐秦】喜欢上秘书了怎么办

●秘书韩x总经理甜
●有车🚗,但短
●一点年龄差有
●新手上路


秦奋最近很愁。

他觉得自己喜欢上了自己的秘书。

小秘书叫韩沐伯,是半年前新上任的,大学考完研学校直接给推荐到他们公司,顺利通过了面试正式成为他的新秘书。

韩沐伯这人,长得优雅帅气不说,还自带了一种温柔气质,一开口就让人觉得如沐春风,眸子一弯再勾一勾猫唇,就像只猫咪翘着尾巴对你扬起了小脑袋“喵呜”一声,简直讨喜的不行。要说业务能力他也真的很能打,来公司刚一个月就已经得了几个上司的夸奖,手底下的人也服他,私底下见面打招呼都要叫声“伯哥”。

按理说,以韩沐伯的性格,对身为上司的秦奋应该不卑不亢谦逊有礼才是正常,可是韩沐伯没有,他对秦奋真的不太一样。

他刚上班前两天时一切如常,但不知道韩沐伯是从哪知道了秦奋腿不好而且最近经常因为熬夜而失眠的事,于是在第三天,秦奋来到办公室的时,就看到被韩沐伯整理的干干净净的他的办公桌上放了个保暖护膝。秦奋一脸懵逼,但反应过来后也没怎么在意地放在了抽屉里,只是以后就没再拿出来了。

结果隔了几天,他桌子上贴了个小纸条:护膝用着还习惯吗?还有没有不舒服?

秦奋纳闷儿极了,他办公室的钥匙就他和韩沐伯有 ,纸条和护膝谁给的不言而喻。

可这也太自来熟了,秦奋不理解,几乎没怎么怀疑的就觉得这是这位新秘书和他套近乎的手段,干脆就没理睬。

可不论秦奋无视和拒绝的意味多么明显,每隔几天依然会有新的纸条出现,而且往往一起送来的还有一些小礼物,如果这次是一块小蛋糕,下次也许就是一杯珍珠奶茶。

再比如,自从韩沐伯来了的那天起,秦奋晚上加班时总能看到一盏专门留下的灯,他的桌角上也永远都有一个白色的保温杯,大部分时候里面盛得是温热适口的绿茶,遇上他在公司住的时候就是热热的牛奶,如果他没吃晚饭那么两三块小面包和一杯暖胃的枣茶会一起出现在他的桌上。

等日子一长,秦奋也就渐渐习惯了这些微小却处处含着关怀的小心思。每次一看见那暖黄色的灯光秦奋心里都会变得软软的,好像那抹颜色透过了氤氲的水汽,直直的洒在了他的心窝里。

所以秦奋对韩沐伯的心动似乎也理所应当。

秦奋不傻,他可以无论性别只看感觉,韩沐伯却不一定。

秦奋曾在还没完全确认自己心思的时候试探过韩沐伯,可韩沐伯把他变着花样的撩拨照单全收,却依然对他笑得温文尔雅公正法治,俨然一副社会三好青年的模样,急得秦奋真想拽着他的领带直接给他一口。

秦奋觉得自己活明白了,这人估计也是个半弯不直的,而且八成对他也有点意思,只不过人家性子矜持不好意思挑明罢了。

既然人家没表白的意思,那自己就得主动点儿啊,正好过段时间赶上公司年会,秦奋老早就计划好了,最后试探一次,韩沐伯要是真对自己有意思自己就在年会现场当场表白,如果人家没那个意思......不可能,秦奋想,他一定对我有意思。


年会那天来的比想象的快了一点。

年会晚上八点开始。秦奋靠在会议室的桌子上望着窗外,他和韩沐伯约好晚上七点半在会议室碰面,为了显得自然一些,秦奋还带来了一瓶红酒和一条新定做的领带。

分针指向四的时候韩沐伯推门进来,看见秦奋已经在这他似乎有点点的惊讶,他快步走上前站在秦奋身边,弯弯眸子冲秦奋打招呼:“秦总好啊,我来晚了吧?”

“没,”秦奋也笑着看向他,“我来的早了一点。”
“您应该多休息一会儿的,一会儿还有您的演讲呢”韩沐伯无奈的摇摇头,他看到秦奋身后放着什么东西,“您这是?”

“年纪轻轻的怎么一天天的跟我妈似的。”秦奋瞪他一眼,也就顺势拿出领带,“你来了两个月了,身为你的上司也老是麻烦你照顾了,我这领带是前段时间新定做的,跟你这身挺配,就当做礼物吧。”

韩沐伯今天穿了一套白色的西装,柔和的颜色软化了棱角,更把他天生特有的温润气质衬托到了极致,像是一个温文儒雅的绅士站在你面前,嘴角还噙着温柔的弧度冲你微笑。

秦奋不禁多看了几眼,越看越觉得自己心里怦怦乱跳。

秦奋拉过韩沐伯伸手把领带放在他领口处比了比。
他特意凑得近了些,低头的时候温热的鼻息打在韩沐伯脸颊和颈侧,他能感觉得到韩沐伯身子猛的僵住,不由挑起一个坏笑,凑上前环过他的脖颈吧领带套在领口上,他对着韩沐伯的耳侧轻轻呼出口气,调笑道:“很配你,韩秘书。”

韩沐伯身子一颤,他飞快地伸手扣向秦奋的腰把他拉进自己怀里,无视那人的惊呼贴上了他的耳侧:“您指的是什么?”他张口含住秦奋的耳垂,“你耳朵红了,秦总。”

③短途车🚗
(评论走起!)


最后他们两个人都迟到了年会。

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秦总经理当着全公司的面宣布他要结婚了。

和他的小秘书。

END.

ps:
“沐伯...嗯,我,我喜欢你、啊...做,做我男朋友好不好...”
“不好。”
“唔嗯...呜,为什么啊....”
“傻瓜。”

“不做男朋友,我要做你老公。”